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煤都”义马的挣扎与涅槃:不再留恋煤炭“黄金十年”

时间:2022-09-29 19:19:30 | 浏览:4827

在全球节能减排的趋势下,河南义马这个小小县级市迫切感受到了转型升级的需要。68岁的煤矿工人方师傅怎么也想不到,已经上班十几年的女儿,现在连自己的养老金都没钱缴,需要向自己“借”了。“一共给她垫了12000多元。”方师傅向第一财经记者抱怨说,

在全球节能减排的趋势下,河南义马这个小小县级市迫切感受到了转型升级的需要。

68岁的煤矿工人方师傅怎么也想不到,已经上班十几年的女儿,现在连自己的养老金都没钱缴,需要向自己“借”了。

“一共给她垫了12000多元。”方师傅向第一财经记者抱怨说,他的女儿本来在义马市一家煤矿上班,现在煤矿被关停了,女儿也被迫回家待业,每个月只有几百元的基本工资,“连养老金都得自己缴。”不仅女儿,方师傅在义煤集团上班的儿子,也因为好几个月领不到工资,干脆到郑州去打工了。

义马市委督查室也在给义煤集团职工的一封回复函中承认,因义煤集团经营困难,部分职工的2016年~2018年养老金,处于欠缴状态。

为了增加收入,义煤集团耿村煤矿干脆将一些职工劳务派遣到郑州的富士康,其中有夫妻、有父子,也有姑嫂……而义煤集团跃进煤矿、杨村煤矿等当地多个煤矿也已关停。

2019年7月,义煤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大有能源(600403.SH)对外发布公告,位于河南省义马市南部、于1959年10月正式投产的跃进煤矿,因煤炭开采难度越来越大,煤炭发热量偏低,销售价格不高,收入和成本严重倒挂,连年亏损,扭亏无望等因素,已被列入河南省2019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关闭退出煤矿名单,将逐步关闭、退出市场。

因煤而兴的义马,位于河南省西部,是一座典型的资源枯竭型城市。不断出台的煤炭限制开采、限制外运等政策,让当地不少职工心有疑虑,煤要是不能采了,义马的下一步该怎么办?城市如何转型升级?围绕这些问题,第一财经记者深入当地进行了调研。

同时,不只是在中国,节能减排已成为全球性的话题。联合国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出于对气候变化的担忧,正在加大压力要求各国停止对煤炭的依赖。报告表示,一些国家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比如英国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完全淘汰煤炭,而德国已同意在2038年之前停止使用煤炭,智利承诺在2040年之前关闭所有的燃煤发电站等。

联合国的报告认为,全球的整体减排力度须在现有水平上至少提升5倍,才能在未来10年中达成1.5摄氏度温控目标所要求的碳减排量。

因煤而兴

“你说,这义马真没奔头了吗?”在义煤集团工作了37年的方师傅见证了义马的崛起,也见证了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现在,他正在见证义马这座中部小城的挣扎与涅槃。

义马最初是渑池县的一个下属乡镇,由于煤炭资源丰富,逐渐晋级为与渑池县平级的县级市。1958年,国家在此成立义马矿务局,1970年,河南省委批准建立义马矿区,1981年国务院批准义马建市,1997年义马矿务局改制为义煤集团。

也因此,义马不仅是河南省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县级城市之一,也是河南唯一取消农村建制的县级市。17.09万人的总人口,仅相当于北京天通苑一个社区人口的三分之一,但遍地“黑金”的煤炭,却给义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效应,并让这座小城的人均GDP长期傲居河南榜首。

以义马市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137.3亿元计算,义马人均GDP高达8万元,这一数字甚至与广东、浙江旗鼓相当。

从1968年就开始在义马矿务局(义煤集团前身)下属煤矿上班的方师傅,是那场“黑金”盛宴的见证者。

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对煤炭的需求开始飞速增长,方师傅的工资,也从最初进厂时的20多元开始上涨,到2001年前后,他每月能拿到3000多元的工资,他的一些年轻力壮的矿工同事,某些年份甚至能拿到近万元的工资。彼时,周边县市的城镇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千余元。

矿工们的工资很快反映在存款上,2002年底,义马矿区居民在当地金融机构的总存款额,比2001年增加了3亿元,到2003年底,这一数字又比2002年增加了近3亿元。

那是属于义马人的美好时光。“矿上的干部,几乎一人一辆小轿车”。义马的房价,也开始随着“方师傅们”的收入逐渐攀升,到2013年前后,当周边房价还徘徊在每平方米一两千元时,义马的房价却已经高达3200元/㎡;当义煤集团决定在鸿庆公园附近开发一个房地产项目并面向内部职工推出2800元/㎡的内购价时,职工们踊跃报名,纷纷提前交纳定金。

“没有义煤集团的发展,就没有义马市的振兴”。很长一段时期,义马经济对煤炭行业尤其是原煤采掘的高度依赖性,从《河南日报》的一则报道中可见一斑。根据该报道,2004年时,原煤生产在义马GDP中的比重高达76%,此后数年,虽然这一比重有所降低,但仍高达50%以上。而义煤集团一家企业的职工,就高达近6万人,相当于义马市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如果再把一些在当地工作、生活的职工家属计算在内,当地半数以上人口,均与煤炭有关。

折翼的煤

但这种因煤而兴的单一经济结构,却逐渐成为义马的桎梏。“煤炭销售形势好了,义马的经济就好一些,反之,日子就难过些。”这一观点在义马成为共识。

“原煤开采占我市工业比重将近一半,这对我市工业增长的影响可想而知,这也是我市近两年来工业增速逐步下滑的最主要原因。”义马市时任市委书记张保军在2016年1月召开的义马市委八届八次全体(扩大)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说,单纯依靠煤炭开采已不足以支撑义马市的县域经济发展,今后发展中再也不会出现煤炭“黄金十年”了。

此前的2005年,已经生产了38年的义马北露天矿宣告关闭,原因是邻近煤层已经开采完毕,想要继续挖煤需要向陇海铁路方向挖掘,有安全隐患。

随着地表浅层煤炭逐渐开挖完毕,越往深处,煤炭开采的成本与风险越大。同时,随着国家在新疆等地不断勘测出新的煤矿,义马煤炭的质量优势和原煤竞争力也在逐渐下降。

每年向义煤集团采购30多万吨原煤的河南开祥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开祥化工”)的中层管理人员王江(化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抛开运费不算,同样的4000大卡(热量值)的煤炭,在义马当地购买